L

突然有一天翻看自己的朋友圈和其他动态
一字一句好像都是在为别人而活
真实的我什么时候就不见了
剩下的那个套着我的壳
说不定也是真实的我
只是在偶尔夜声人静的时候
觉得那样的自己很陌生
而我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真实
什么是自在
我以为真实的我是不自在的
和周围的世界隔着一层雾
我不想去触碰雾外面的世界,
外面的人也最好不要看见雾里的我
不然双方都会痛的
可是到底哪边是雾里哪边又是雾外呢
我时常感觉孤独是生命的本质
可是又时常排斥孤独
明天起床也要度过孤独的一天

心软的人总是和过去拉扯不清。

我和我的家庭格格不入

我在海里呆着,在第一个世纪里,我常常想:『谁要是在这个世纪里解救我,我一定报答他,使他终身享受荣华富贵。』一百年过去了,可是没有人来解救我。第二个世纪开始的时候,我说:『谁要是在这个世纪里解救我,我一定报答他,把全世界的宝库都指点给他。』可是没有人来解救我。第三个世纪开始的时候,我说:『谁要是在这个世纪里解救我,我一定报答他,满足他的三种愿望。』可是整整过了四百年,始终没有人来解救我。于是我非常生气,我说:『从今以后,谁要是来解救我,我一定要杀死他,不过准许他选择怎样死。
越来越觉得自己像魔鬼一样,等待着这么一个人来拯救我,时间久了,企图来帮助我的人却被我生生困在地狱里不得解脱。

我和我不想要的后半生,我和我不愿意和解的自己。你们都朝春天去,就留我在破碎里又丧又美丽。

水鸟和潮涌
不断升起

把摇荡的天空
悄悄推移

无数条
活泼的新月

还在围网中
跳来跳去

原来一个人是吃不完一杯麦旋风的

真正的我,无聊胆小,是一个奇怪的人。

老师说工业设计太辛苦,他比较喜欢带男生去做项目,可是老师啊,人生有什么事是不辛苦的呢?
ps:努力这么私人的事怎么可以随便给别人看呢。

要恍惚地面对世界,笔直地面对自己。她应该正常地爱与不爱,千万别在乎名声,那让人深度虚伪的东西。在浮出水面之前,她和我们一样挣扎。